非夜小說網 > 醫見婚心 > 第160章 他打了宋醫生
    今天宋沐晞的門診時間,所以到了醫院后便到門診坐班,本來這是很正常的,但從進醫院到坐在這里,同事們個個都以異樣的眼光看她,好像她干了什么不要臉令人唾棄的事情似的。

    還沒有患者前來問診,宋沐晞感覺頭還是不舒服,準備去泡杯茶,被匆匆而來的羅素薇攔住。

    “周主任跟他未婚妻發生什么事了?”

    宋沐晞滿臉事不關己道,“想知道問他本人,你問我沒用。”

    “你沒看新聞?”羅素薇有點驚地瞪大雙眼問她。

    “跟醫學有關?”見她搖頭,宋沐晞于是道,“既然無關我看它干什么,又不能給我有用的醫學信息……”

    “周氏宣布周景川與你繼妹解除婚約了!”

    宋沐晞一怔,想起昨天下班時周景川喝醉后在急診科里說的話,沒想到做得如此干脆利落,不過這倒也像他的作風。

    心胸外科,早該下夜班還沒離開醫院的周景川來找宋沐晞,得知她坐門診后,轉身離開護士站。

    “還有,院里的同事都在說是因為你介入了他們的感情,周景川才會解除婚約,說你那個繼妹不同意解除婚約,周景川打了她,聽說打得可厲害著呢,兩邊臉都浮腫了。”

    被這番話拉回心神的宋沐晞揪住字眼,“怎么聽說的?”

    “昨晚宋恬嬈來醫院了,還在急診科里伺候喝醉酒的周景川呢,哭著幫他擦臉,說什么只要他高興,她同意解除婚約。”羅素薇說完搖頭晃腦,“這宋恬嬈,心計可不一般吶。”

    宋沐晞冷笑一聲,完全不屑提關于宋恬嬈。

    “新聞還說你爸被氣得心臟病發,住進了仁華醫院。”

    聞言,宋沐晞沉默幾秒,繼而淡漠道,“人老了,不經氣很正常。”

    聽著她過于冷淡的口吻,羅素薇感覺有點不對勁的感覺,這不像是一個女兒對父親的態度,說直白點就是太冷漠了,可是想問又覺得好像多事了。

    “你急診科不是一直都很忙,有時間跑這來,還不如回去多看幾個病人。”宋沐晞拉了下她,打算與她走一段,然后去泡杯茶。

    結果,問診的病人來了,她只好折回去坐下問對方姓名年齡。

    “您要咨詢什么?”

    “醫生,可以給我開安眠藥嗎?”

    宋沐晞打量著眼前這位二十來歲的年輕小伙,很瘦,精神不是很好。

    “這種藥只有心理科和精神科才能開,你可以去那邊——”

    “你放屁!”小伙突然激動起來還翅拍了桌子,沖著宋沐晞怒罵,“你他媽才有精神病!你們當的什么破醫生!會不會治病!連個藥都開不出來還當什么醫生!”

    碰!

    桌子被掀翻在地,東西摔了一地,宋沐晞被嚇得退到一邊,自白大褂口袋內掏手機出來準備叫保安。

    啪!

    手機摔到地面上,屏幕裂開。

    原先那支手機被陳華摔壞之后,宋沐晞便拿家里留著備用的手機來用,現在又被打到地上摔壞了,宋沐晞心里有股無名火,她這是招誰惹誰了,老是損壞她的財物!

    然而跟病人正面發生沖突時,醫生只能心平氣和地解釋解釋再解釋!

    “請冷靜一點,安眠藥是處方藥——”

    啪!

    小伙子一巴掌打在了宋沐晞臉上,“你們這些醫生都是廢物!”

    被打偏頭的宋沐晞暗壓著氣閉了閉眼深呼吸,扭頭卻被小伙子有些瘋怒的眼神震嚇到,到了嘴邊的話微滯了滯,最后仍語氣平淡客觀道,“我們醫生要是廢物,你還來醫院找醫生開藥干嘛?”

    “你還有理了!”小伙子伸手一把揪住宋沐晞頭發用力扯,“到底給不給我開藥!不給我打死你!”

    外面有經過的護士聽到動靜來到門口,看到病人鬧事,連忙打電話叫保安,然后進去幫宋沐晞,嘴里沖小伙子喊著冷靜,但是也被推到一邊摔到地上。

    一抹高大的身影自門外大步走進來,三兩下將小伙子制伏住。

    周景川厲聲斥小伙子,“在這里鬧什么鬧?這是你家還是你家開的?不看病給我滾!”

    說著將他往門外扔。

    正好保安來到,接住了還要打人的小伙子。

    周景川對保安道,“把他送派出所,說他毆打醫護人員,損壞醫院財物和醫生私人財物!”

    “是,周主任。”

    宋沐晞己經將摔壞的手機撿起來,然后和進來的護士一起將物件整理好。

    等閑雜人都出去了,辦公室里只剩下他們倆。

    “我有話想跟你說。”周景川道。

    宋沐晞正理著凌亂的頭發,聽到他的話動作頓了頓,繼而繼續理著坐到辦公椅上,“我跟周主任沒有需要就病情進行討論的患者。”

    就知道她會拒絕,所以周景川也是有備而來,垂首看著冷淡的側面道,“你去楠城之前,我們一起手術的那名患者。”

    “我昨天回來就去神外科看過,目前沒問題,恢復良好。”宋沐晞道。

    “我只是想跟你正式道個歉,難道這個機會都不給嗎?”周景川心里有說不出的難受。

    “昨晚在急診科,你道過歉了。”

    周景川皺眉,完全不記得有這回事,他往旁邊的椅子一坐,“那我就在這里等宋醫生愿意聽我的道歉。”

    “……”

    交往那幾年不是白交往的,宋沐晞很清楚他的脾氣。

    “中午下班。”

    李享自急診科走出來,左手臂打著石膏以繃帶掛脖子上,臉上還掛了彩,在快走到仁泰醫院大門時,遠遠看到一輛警車停在側邊,兩名民警在與保安交流,兩名保安按著一名年輕小伙。

    在經過門衛處時,聽到保安說“他打了我們醫院的宋醫生”這句話,側頭看過去并停下腳步看那名小伙,傾聽了會兒他們的對話。

    走出醫院大門一段距離后,李享打電話給凌迦聿,“總裁,總裁夫人被一名病人打了,還摔壞了手機。”

    怡客居包廂內,凌迦聿正跟于總談話,接到李享的電話說老婆被病人打了,心都不在工作上了,只想盡快結束談話!

    “于總,對于我們兩間公司的合作我覺得沒有問題,楠城那塊地簽了合同之后就交由你們公司負責。現在我還有事,先失陪。”說完站起來,與同時站起來的于總握手,隨后對莊白道,“隨于總走一趟,把合同取回公司。”

    等凌迦聿離開,于總忍不住問莊白,“楠城那塊地不是還沒開標嗎?”

    “在我們總裁預料之內。”莊白胸有成竹道。
十肖中特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