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夜小說網 > 醫見婚心 > 第190章 一直沒得到回復
    “蘇董,您與宋氏合作多年,己經是老伙伴,很清楚宋氏的實力,可以考慮重新合作的。”

    怡客居二樓大廳雅座靠窗位置,宋沐晞與蘇氏負責人面對面而坐,就再度合作問題進行商量。

    蘇董己年過六十,在商業圈內頗受敬重,今晚他本來不想應約,但聽聞是“宋沐晞”他才決定赴約,原因有三,首先,她是江城有名的心胸外科醫生,其次,她是天盛集團董事長夫人,最后,她是宋家大小姐。

    豪門千金當醫生不多見,當出了名的更加不多見,憑這點他就欣賞她,白衣天使救死扶傷,非常神圣而辛苦又有著高強度壓力的工作。

    “凌大少夫人——”

    “不好意思蘇董,請容我打斷一下,您稱呼我凌太太就行了。”宋沐晞淺笑淡道,“我比較喜歡這個稱呼。”

    服務員將新沏的茶放在桌面上,宋沐晞伸手拿起茶壺,動手給蘇董倒茶,“蘇董請。”

    蘇董客氣地以指點了點桌面以示感謝,然后問她,“凌太太,據我所知,你一直不被宋董重視,也一直不參與公司事務,現在怎么為了宋氏跑來跟我談合作?如果你想幫宋氏,大可以跟凌總說一聲就行了。”

    宋沐晞微垂首想了想,直言道,“不瞞您說,我不會談生意,也不會說商場上拐彎抹角的話,我只是不想宋氏倒閉,因為宋氏的創業資金全是我媽媽投的,我不希望她當初的傾盡所有投入,今天以落魄收尾。我也不怕跟蘇董說,我不希望繼承權落到宋恬嬈手中,雖然我并不稀罕這個繼承權。”

    蘇董看著她的目光移向窗外,望著夜色微微嘆口氣,“凌太太確實是不會談生意,隔行如隔山。”

    不過,凌總會做生意就行了。

    三樓包廂內,凌迦聿與卓總洽談氛圍融洽,桌面上的茶水輕霧裊裊。

    “明天晚上我女兒二十歲生日,想請凌總光臨寒舍,不知凌總可否賞光?”

    凌迦聿本不想回應,可想了想,又應下了。

    筆頭劃在紙張上的沙沙聲響聲。

    蘇董將讓秘書火速打印好送過來的兩份合同簽好,然后推給宋沐晞,溫和道,“我的名字己經簽好,凌太太請簽字。”

    宋沐晞拿起來看,并沒有因為密麻的字而感到頭大,過去兩年的翻譯經歷己經練就她能快速瀏覽文件的能力,所以沒費多少功夫就看了一半。

    可看到蘇董簽了一個億,仍是感到震驚又不可思議。

    “蘇董,謝謝您!”

    與蘇董道別后,宋沐晞帶著合同離開怡客居,蘇董則碰到幾位剛來到怡客居喝茶的老朋友,一起上三樓聊幾句。

    走到怡客居門口,宋沐晞看到不遠處停著輛出租車,于是揚手,然后走下階梯等它開過來。

    出租車來到她身前,宋沐晞拉開后座車門坐進去,關車門時輕快道,“師傅,清灣小區,謝謝。”說完才注意到開車的司機是女的。

    女司機沒有回應,逕自將車駛離怡客居門口,加入車流當中。

    趁卓總上洗手間間隙,凌迦聿拿手機出來發了條微信給宋沐晞。

    老婆,買了什么?

    剛從包里拿出手機,手機便震動了,宋沐晞低頭看手機,看到他的微信信息,嘴角上揚,動手回復。

    沒看中,現在在回家途中。

    這一低頭,宋沐晞便沒注意到出租車往清灣小區的反方向而去,沉迷于與凌迦聿微信聊天中。

    出了車流密集路段,女司機加快車速,很快來到光線昏暗的老舊老房區。

    女司機什么也沒說,快速下車來到后座車門邊拉開車門,一把鋒利的小型水果刀指著宋沐晞。

    “下來!”

    感覺車停了下來,宋沐晞以為到了,抬頭看車窗外卻發現一片漆黑,正想問這是哪里便聽到女司機語含威脅的話,驚愕轉頭看過去,一把即使掩沒在夜色里仍然能感受到湛寒的刀對著自己。

    在渾身細胞都被驚到裹了層涼意時,她以過人的冷靜打量對方,奈何夜色太濃,這里的路燈又是昏昏黃黃,女人更是背光而立堵在車門邊,只看到她是胖胖的體型,五官根本看不清晰。

    “你想要錢我可以都給你。”她把錢包自包里掏出來遞過去。

    女司機直接一刀劃了她右手。

    宋沐晞吃痛低呼了聲,錢包掉在腳邊,左手捂住痛處,血自左手指縫間淌過手背,血腥味在車廂里彌漫開來,該慶幸的是沒劃到手腕上的動脈血管。

    “我叫你下車!”女司機冷聲道,“別給我耍花招,否則直接捅死你。”

    宋沐晞微抿嘴角,知道自己別無他法,這個女人看起來不是善茬,把她惹惱真會喪心病狂殺了自己。

    左腳伸出去著地,手機自腿后被扔在地上,手機摔地上發出聲響的瞬間,右腳用力踩在地面掩去手機摔在地面的聲音,一站起來刀抵在了腰側,逼著她往一橦老樓房里走。

    一直沒得到回復,凌迦聿擰緊眉峰,正想打電話過去,卓總推門進來了。

    “不好意思凌總,久等了,剛才在外面遇到跟朋友一起上來喝茶的蘇董,聊了幾句。”卓總抱歉著坐下。

    凌迦聿卻站了起來,“抱歉卓總,有點急事要先走了,擬好合同之后就可以直接簽約。”

    卓總聽了喜逐顏開,連忙站起來伸出手,“那行,我就不耽誤凌總時間,明晚還請凌總賞光!”

    與卓總握了握手,凌迦聿轉身離開。

    一出包廂,凌迦聿立馬打宋沐晞手機。

    掉在出租車車輪邊反扣著的手機屏幕亮起,被調了靜音的手機沒有鈴聲。

    一直無人接聽,凌迦聿又打了兩三遍,還是無人接聽,記得她說回家,于是匆匆下樓。

    怡客居門口階梯下側邊,與老朋友聊了會兒便離開的蘇董在邊接電話四下環顧,邊等司機開車過來。

    凌迦聿自怡客居大門內快步走出來邁下階梯,朝停在路邊停車位內的黑色奧迪走。

    蘇董恰好扭過頭看到他,頗感意外,不管正在接著電話張口便叫了他,“凌總。”

    凌迦聿側頭看到是蘇董,沒有猶豫的大步走過去,態度謙遜地與他握了握手,道,“下回有時間,我和我太太請蘇董喝茶,我現在還有點急事,實在抱歉。”

    本來也只是偶遇打個招呼的蘇董,聽他說到宋沐晞,不由多說了句,“大約十幾分鐘前我剛跟凌太太簽了份合同。”
十肖中特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