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夜小說網 > 厲先生你婚了嗎 > 第17章什么干不干的
    明明今天第一天正式入職,竟然敢以醉酒為借口遲到4個小時。

    葉未央啊葉未央,膽子還挺肥的啊!

    一想起昨晚她從被子里滾出來的樣子……正想著呢,外面傳來敲門聲。

    厲云澤抬起頭,只一眼,他的怒火便熊熊燃燒起來。

    他死死盯著從外面走進來的女人,面色鐵青,毫不掩飾地激動地從辦公桌前疾步走到她的面前,厲聲喝道:“你從哪里拿的衣服?”

    葉未央被他嚇了一跳,這個厲云澤真有不嚇死人不罷休的特質啊。

    平復了一下心情,她淡定地說:“厲總,你把我衣服給扔了,我總不能不穿衣服就上街吧!你以為誰都有Luo奔的愛好啊?”

    呵呵,感情她還挺有理啊!

    厲云澤眸光一蹙,用手指著葉未央道:“把衣服脫了!”

    “什么!”葉未央急眼了,有些口吃地問道:“你想……干什么?”

    看她那眼神,她似乎以為他要對她做點什么。

    他厲云澤是那種饑不擇食的人嗎?

    心里暗暗腹誹了幾句,厲云澤氣急敗壞地說:“你想太多了,我對你這種女人沒感覺。”

    “衣服脫了,報上三圍,我讓蘇珊去給你買套衣服,不過這錢要從你工資里扣。”

    “什么!”葉未央這下更急眼了,“這也太坑爹了吧!提啥都行,就是別跟我提錢,誰跟我提錢我跟誰急,賠錢的買賣,姑奶奶我不干。”

    正在此時,蘇珊出現在辦公室門口,一聽葉未央說的那幾個字,登時瞪大了雙眼,用手撫著胸口,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們。

    “不干也得干,由不得你!”厲云澤向前逼近了一步。

    這女人撒潑還挺有本事!

    蘇珊一看情況不妙,立刻上前勸導:“厲總,你們這是在說什么,什么干不干的?”說完緊張地看著厲云澤的臉色。

    “他讓我脫衣服。”葉未央急急說道。

    “什么?”蘇珊害怕地向后退了半步。

    原來厲總竟然是這樣……的變態呀!

    “我說你脫了給你買新的。”厲云澤不假思索地接口道。

    “啥?”蘇珊又倒吸了一口冷氣,厲總還這樣哄騙女人上床嗎?

    這也太小兒科了吧!

    一看蘇珊的眼神,厲云澤立刻明白了自己的話有問題,回味了一下,確實有問題,立刻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讓她把衣服脫下來,然后你去給她買身新衣服。”

    “厲總,我覺得這個問題吧,可以改成這樣,先讓她去買衣服,然后再脫。”蘇珊糾正道。

    “不行,這件衣服多一分鐘都不能讓她穿。”

    “為什么?”兩個女人同時看著他。

    “我要做什么還要經過你們的同意嗎?。”厲云澤轉身回到辦公桌前,沉著臉,厲聲喝道。

    蘇珊小心翼翼地捅了葉未央幾下,低聲說道:“可能是他心目中的女神的,趕緊脫了吧。”

    “好,脫就脫,但是……”話音未落,只聽一聲甜得膩的聲音在身后響起:“云澤哥哥,我來找你了。”

    “快,快,女神來了,撤。”蘇珊見狀想趕緊開溜,她雖然平時木訥,比較女漢子,要相貌沒相貌,要身材沒身材,可能做到總裁特助這一個位置,那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最可取的地方就是會察顏觀色,見風使舵,當然,在不違背自己良心的情況下。

    厲云澤的辦公室里從來沒有陌生的女人出現,如今這一位堂而皇之地沒有任何人阻攔就走了進來,那說明,這個女人和厲云澤關系不一般。

    男人和女人之間,關系不一般有兩種:一種是男女關系,一種是親情關系,看那女人的神色,肯定不是一般的關系。

    薛菲兒的目光,不經意地掃過葉未央的身上,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子。

    有這么一個女人在云澤哥哥身邊,會不會是一個定時炸彈?

    縱然她就站在那里,依舊美得風情萬種,美得讓人不敢直視。

    可是看云澤哥哥的神色,似乎對她并沒有什么感覺,薛菲兒這才稍稍放松了一下警惕和戒備。

    經過葉未央的身邊時,她側目斜睨了葉未央一眼,似乎覺得在哪里見過這么一個人。

    可是不應該呀,她剛回云城,不可能會和她有過什么交集,再說,這種女人,讓人看一眼便會過目不忘,如果真的見過的話,她應該會有印象的。

    她的心口咚咚直跳,不知道為何會有種隱約的不安。

    走到厲云澤跟前,她故意親熱地挽住厲云澤的胳膊,然后飛快地瞟了葉未央一眼,現她的神色并沒有什么異樣,暗暗松了一口氣。

    看來他們兩個人之間還沒有任何關系。

    薛菲兒知道,厲云澤不喜歡別人對他太親近,但是今天,他好像也并沒有排斥她這一舉動。

    這說明,她在云澤哥哥的心目中,還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想到這里,剛才的危機感漸漸煙消云散。

    蘇珊拉著葉未央迅撤離了總裁辦公室。

    渥嚯,原來厲云澤喜歡這樣的女人!

    也難怪,一物降一物,一個甜得膩,一個冷得像冰,只有這樣的兩個人,才能互補吧。

    還什么堂堂厲氏總裁,穿他件衣服都逼著脫下來,更可氣的是還要讓她自己花錢買衣服,明明始作俑者都是他,為什么背鍋的那個人要是她?

    做人要講道理的好吧,再說了,明明她站在已經捉襟見肘,還背負了那么多外債,這不是落井下石嘛!

    不行,她一定要想個辦法,為自己討回公道。

    女子報仇,十年不晚,不用等到十年,她就要把今天損失的衣服錢討回來。

    葉未央恨恨地想到。

    伊麗莎白西餐廳,厲云澤提前讓許維安包下了整個餐廳。

    他和薛菲兒剛落座,一個穿著黑色制服的小提琴手就滿臉堆笑地走過來,站在一旁,動情地拉起了一悠揚的小提琴曲。

    餐桌中間擺著一個心型的玫瑰花盤,厲云澤眉頭擰了擰,一股無名火又莫名躥了出來:這個許維安到底在搞什么東西。

    薛菲兒被現場的氣氛感染了,原來云澤哥哥并不象表面那樣冷得無法親近,原來,他這次是有準備的。
十肖中特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