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夜小說網 > 厲先生你婚了嗎 > 第18章她奢求的也并不多
    “菲兒,回國的時候威廉醫生說你那時候因為受到驚嚇喪失的部分記憶現在已經慢慢開始恢復了,不知道當年我媽媽車禍現場所生的事情你還能不能記起來?”

    厲云澤滿懷期待地看著薛菲兒,希望能夠得到肯定的回答。

    “云澤哥哥,有時候做夢,我會斷斷續續夢到那些場景,但是只要用心去回憶,就會出現一片片空白,威廉醫生說,只能順其自然不能強迫,或許不需要很長時間就會恢復,又或許遙遙無期,我一直在努力,你別著急。”

    厲云澤眸子里閃著的希翼的光芒一點點兒消散,原本期待雀躍的心情慢慢沉下來,胸口一陣陣緊。

    這要等到什么時候,什么時候才會有個結果呢?

    aiter過來點餐,厲云澤覺得沒什么胃口,替薛菲兒點好餐后,只是象征性地為自己點了一份法式鵝肝和7分熟的牛排,食物再美味,吃到嘴里仿佛嚼蠟一般,杯中的紅酒倒是頻頻見少,只一會兒功夫,一瓶干紅已經見底。

    “云澤哥哥,你沒事吧,今天怎么喝這么多酒?”越過長長的餐桌,薛菲兒準備奪下他繼續接過aiter打開的紅酒。

    “不要管我。”厲云澤輕輕掃了一下薛菲兒的手,雖然力度不大,但薛菲兒敏感地察覺到,他其實是對自己有埋怨的,抱怨自己為什么記不起來,她也不想這樣的,十多年以前,一切都是巧合,如果不是見到他第一眼就對他癡迷不已,她也不會鋌而走險一直堅持到今天。

    就算是永遠記不起來又能怎樣呢?起碼她還能一直呆在他的身邊。

    僅此而已,她奢求的也并不多。

    這么多年,薛菲兒從來沒見過厲云澤有醉酒的時候,可是今天不同,他那棱角分明的臉上,已經掛了微醺的薄醉。

    中間,他沒有再跟她多說一句話,薛菲兒心知肚明,他們之間唯一可以溝通的,就是記憶能不能恢復,除了這個,似乎再也沒有什么共同的語言可以交流。

    許維安接到厲云澤的電話,立刻飛車過來接薛菲兒,從他沉悶的語氣中,他知道這次又是空歡喜一場,每一年,他都一直期盼著能有一個讓他雀躍的好消息,結果每一年,他都以失望告終。

    臨走前,許維安關切地問厲云澤:“厲總,一會兒要不要過來接你?”

    厲云澤無力地揮了揮手,許維安有些心疼地看著他,鼻中一陣一陣泛著酸氣,平時那么冷峻堅毅的人,現在看來,顯得那樣蒼涼無助,孤寂與落寞。

    等到他們人走遠了,厲云澤這才站起身,撣了撣身上已經打皺的西裝,漫無目的地向外走去。

    看來,將希望寄托在薛菲兒身上是一件不太靠譜的事情,這么多年過去了,該記起的早該記起了,不該記起的也無法去強求。

    他想起了葉未央身上穿的那件旗袍,那是媽媽過生日的時候,他用自己的壓歲錢陪媽媽去商場買的,媽媽很喜歡,經常穿在身上到處跟別人炫耀,直到她出車禍前一天,那件旗袍她還認真用熨斗親自熨燙好,掛在壁櫥里,結果沒想到,這竟成了最后的訣別。

    厲云澤搞不清楚自己沖著葉未央怒到底是什么心態。

    她穿上旗袍的樣子,真的像極了記憶中的媽媽,高貴優雅,韻味十足,當時他唯一的念頭就是,這個女人又想利用媽媽耍什么花招!

    她利用他對厲振寧的嫌惡進了厲氏,現在又模仿媽媽的樣子走到他的面前,難保她不是又打著什么鬼主意。

    他不允許任何人對自己的媽媽做出任何不敬的事情來。

    坐在出租車里的葉未央接連打了幾個噴嚏。

    天空中毫無征兆地下起了急雨,雨點跟碎了的珠子一般急急地從空中落下來,打在車上,啪啪地響著。

    “這鬼天氣,一點兒下雨的征兆都沒有。”司機從后視鏡里看了未央一眼,小聲地嘟囔著。

    “去年開始,云城的雨水就特別多,三天兩頭下雨,一下雨就堵車,今天又不知道幾點回家了。”司機師傅繼續在那里喋喋不休地抱怨著。

    一路上,他從后視鏡里偷瞟了她好多次,這種眼神見得多了,葉未央也是見怪不怪,故意垂下眼臉,裝作沒看到的樣子。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急,只一會兒功夫,地上已經積了不少雨水。

    雨刷在努力地工作著,外面的世界模糊一片,從車窗里面向四周看去,只能看到雨刷刷出來的那一片。

    “好大的雨啊!”葉未央微微閉上眼睛,靠在車背上,在心里默默念著。

    不知為何,雨天總會讓人傷感,所有的壞情緒,全部涌上了心頭。

    “哧啦”一個緊急剎車,葉未央毫不設防,差點兒碰到前面的座椅靠背上。

    “媽的,找死啊!嚇了我一跳,差點兒撞著人。”

    司機罵罵咧咧地停下車,并沒有下車的意思,葉未央探著頭,透過雨刷刮過的地方,仔細看了看。

    空中劃過一道閃電,車窗外一晃即逝的那個男人蒼白的臉,讓她不禁吃了一驚:那不是厲云澤嗎?

    顧不上想太多,葉未央打開車門,朝著那個男人的背影大聲喊道:“厲總快上車,淋雨會感冒的。”

    厲云澤好像置若罔聞,繼續穿過馬路往前走著。

    心里總有種古怪的感覺,葉未央以為自己看花了眼,冒著雨追過去,用力拉住了男人的胳膊。

    即便是淋著雨這么狼狽,他依然是厲云澤,依然是那個渾身泛著冰冷的氣息,冷峻桀驁不馴的厲云澤。她沒有看錯。

    顧不得想太多,雨這么大,先上車再說。

    葉未央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用力拽住了厲云澤,差點兒將他拽的打個趔趄。

    司機很有眼力架地將車開過來,在那里用力按著喇叭。

    無奈厲云澤只好被葉未央拉著上了車,車后座立刻被暈濕了一大片。

    “厲總?”葉未央小心翼翼地喊了他一聲,從手袋里掏出紙巾,遞到他手里。

    厲云澤垂著眼臉,濃黑的睫毛掛著水珠,顫了顫,落在了臉上。
十肖中特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