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夜小說網 > 快穿:病嬌蘿莉要抱抱 > 第33章 妹妹如此多嬌33
    為什么會有那么深的嘞痕?阮幽不是只是,不小心掉到湖里去了嗎?

    那這嘞痕是什么情況?

    難道,還有什么其他的他不知道的事情?

    察覺到姜遇的眼神變化,南九辭的心不由地便是狠狠一抽痛。不過,南九辭知道,這不是她的感情,而是那個已經死去了的,阮幽的。

    有些記憶與傷痕太過刻苦銘心,即便已魂已歸西去,然當傷疤被碰觸之時,身體的肌肉還是會做出反映。

    這嘞痕,南九辭通常都是帶著鐲子將其遮蓋住的。

    倒不是說看到它會難過。她南九辭的心比石頭還硬,從來不會難過。

    她把這嘞痕遮住,只有一個原因——有礙觀瞻。

    那么丑的一道痕在眼前晃悠晃悠的,多影響心情啊。影響心情的事情呢,南九辭是絕對不會干的。

    不過,既然被姜遇看著了,怎么著也得演上一段吧?要不,也顯得她太沒心沒肺了。

    說來就來,在姜遇欲言又止之際,南九辭連忙將胳膊向身后一縮。幾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鐲子歸正。然后便跪坐在地板上,低垂著頭,不說話了。

    一時,整個房間都安靜了下來。氣氛頓時顯得有些沉悶。

    姜遇用余光掃了南九辭一眼,只見她假裝毫不在意地望向身側的某處墻壁,仿佛是想從那白墻上看出幾朵花來。感覺到姜遇的注視,她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故意躲開他的眼神,“我……我去給八戒喂點貓糧,今天好像還沒給它喂食呢!”

    說罷,也不等姜遇的反應,就連忙起身,拉開門向客廳走去,腳步虛浮。雖然已經強裝鎮定,但怎么看怎么有幾分逃走的意思。

    姜遇不知怎地,胸口頓時就像被什么利刃刺到了一般,猛地抽了一下。

    認識阮幽的時間雖不算長,但幾次交鋒下來,阮幽給他的感覺一直都是古靈精怪的小妖精。這還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有了幾分落荒而逃的趕腳。

    如打翻了調料瓶,萬般滋味在心頭,不知何解。

    “shit!”

    姜遇咒罵了一聲,從垃圾堆里坐起身來,決定,還是打個電話讓齊岱過來收拾吧。

    這里亂成這個死樣子,他要是自己收拾,那還不得累死。更何況干家務這種事,一點也不符合他高貴的氣質。

    ——

    昨天陪小丫頭跑了好幾個地方,回來累死了,姜遇就隨意將手機往什么地方那么一扔,扔到了哪里,他還真不知道。

    姜遇在整個房間里晃了一圈又一圈,終于在沙的縫隙里找到了他的手機。

    已經沒電自動關機了。

    在茶幾上隨意扯過一個充電線,充電。

    等了幾分鐘,開機。

    手機剛啟動完成,姜遇還沒來得及看一眼,一個電話便打了過來,是齊岱。

    姜遇接了電話。

    “過來打掃房間!客房……”

    “遇哥,遇哥,你手機怎么一直關機啊!我都打了無數個電話了,一直打不通。你不知道,騾子哥都要氣炸了!”

    姜遇才剛開口,電話那邊便傳來齊岱急促的聲音,說話比平常不知道快了多少倍,不過……依舊找不到重點,完美的跑偏。
十肖中特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