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鼠標左鍵雙擊即可自動滾動,鍵盤左鍵 ← 上一章、鍵盤右鍵 → 下一章。
第954章 一瓶藥2
    林嘉歌第二次手術,長達四個多小時。

    在那四個多小時里,時瑤既想手術室的門忽然打開,又怕手術室的門忽然打開。

    在這樣提心吊膽的過程中,唯一支撐時瑤熬下來的,是她買的那瓶藥。

    她在兜里,用力的握著那瓶藥,掌心里的汗出了一層又一層。

    不過還好只是有驚無險,手術很成功。

    林嘉歌還在睡著,盡管天色已經很晚了,但時瑤還是親自去看上了一眼,才肯回家休息。

    第二天她想著一早就來看林嘉歌,但她努力地讓自己很早了,可她到的時候,林嘉歌已經醒了。

    到底還是有些虛弱,林嘉歌喊了她一聲“瑤瑤”,就沒再說話了,只是把手伸給了她,時瑤握住林嘉歌的手時,眼眶情不自禁的又紅了。

    …

    一周后,時瑤才放人進病房探班的。

    上午來的是何田田和荒年,他們到了沒多久,梁久思和江月也到了。

    梁久思和林嘉歌從小長大,關系好的很,在看到林嘉歌裹在身上的紗布后,拿著筆在上面情不自禁的留了句:“九九乘法表留筆”。

    林嘉歌很想錘死這貨,奈何現在的他,動彈不得,只能氣嗖嗖的任由著他在上面歪七扭八的亂畫。

    梁久思畫完后,還不肯罷休,非要塞筆給江月也跟他一樣留個記號。

    江月當然沒梁久思這么膽大妄為,只寫了個“月”字,然后是荒年和何田田,荒年先寫的,何田田后寫的,他們都是寫了自己的名字,不過何田田卻在自己的名字后,勾了個“心”形,她和荒年的名字并排在一起,乍一看是:何田田“心形”林危。

    反正醫生也說了,林嘉歌至少要靜養兩個月,梁久思心想林嘉歌就算是要捶死自己,那也是兩個月后的事了,于是還變本加厲的喊了時瑤也來寫字留念。

    林嘉歌氣的直轟梁久思滾。

    梁久思搖完臀部晃腦袋的說著:“我不,我不,我就不,有本事你來打我呀……”

    然后把林嘉歌氣的連看都懶的看一眼梁久思了。

    時瑤望著林嘉歌這幅樣子,忍不住莞爾一笑,然后接了梁久思手中的筆走了過去。

    林嘉歌見時瑤不阻攔他們,居然還和他們同流合污,腦袋頓時耷拉了下去。

    看著林嘉歌這樣一幅生無可戀的樣子,時瑤唇角笑意更深了,她找了林嘉歌左胸膛的位置,提筆不緊不慢的的在上面寫了兩個小字:“老公。”

    前一刻還死氣沉沉的林嘉歌,看到這兩個字后,忽然就得意洋洋了起來,指著胸口,讓一屋子的人挨個來看:“看到沒有,這是瑤瑤寫的……”

    “我們家瑤瑤的字,是不是很漂亮?”

    途中就連護士來給林嘉歌換藥,林嘉歌都不忘記指著胸口那兩字炫耀:“這是瑤瑤寫的……你知道瑤瑤是誰嗎?她是我未婚妻,你知道這個屋子里誰是瑤瑤嗎?那個長得最好看的……”

    然后,梁久思和江月滾了,荒年和何田田也忍無可忍的滾了。

@非夜小說網 . http://www.crktcn.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來自網絡,與非夜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十肖中特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