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鼠標左鍵雙擊即可自動滾動,鍵盤左鍵 ← 上一章、鍵盤右鍵 → 下一章。
《時光和你都很美》|葉非夜:理科生背景讓我更能抓住故事的主線

  網路文學是中國特色的文化產品,20年來它不僅陪伴了一代人成長,更成為中國文化產業的一個重要內容資源,影響著影視、游戲、動漫等文化產業發展,早期的一些網文作家也已成為明星級寫作者。隨著網文產業的成熟,一代代寫作者不斷涌現,讓我們看看這些年輕人如何成為網文作家,關注這些作家的誕生歷程。

  提起網文,大家總愛在其后面加上江湖二字。以網文頭部平臺閱文集團為例,注冊網文作者已達近700萬,作品總數1000余萬部,每天都有體量極大的文字在其旗下起點中文網、云起書院、瀟湘書院、紅袖添香等網絡文學網站刊發。

  而云起書院白金作家葉非夜及其創作的言情網文是其中的代表,她的全部作品網絡點擊總量已超過100億,被譽為當下網絡文學“言情天后”。作品《那時喜歡你》曾創造單本作品電子日銷24萬元的業界紀錄。“言情天后”的影響力不僅僅在網文領域:根據葉非夜的網文《國民老公帶回家》原著改編的電視劇《國民老公》就創造了上映僅4小時點擊量破1億的紀錄。

  澎湃新聞記者與這位“言情天后”聊了聊,關于寫作節奏、素材收集,以及網絡文學這個元命題。

  葉非夜

  恣意的造夢者

  澎湃新聞:作為一名網文作家,是一個造夢者還是時代的記錄者,你怎么形容自己?

  葉非夜:我跟讀者聊天時說過,我就是一個編故事的,我就是想把我目前能想到的很好的故事講給大家聽,如果將來有一天想不出來那就算了。我覺得每個人可能真的會有枯竭那一天,就像去年我寫完《億萬星辰不及你》的時候,我就覺得我寫不出來東西,我就跟讀者說我要去休息四個月,真的停了四個月沒有寫,什么都不去想,把整個周邊的環境全都扔掉,等到我再回來想故事的時候我就覺得輕松很多,所以如果一直讓我長時間泡在同樣的環境里面,我覺得我也會(枯竭)。

  澎湃新聞:你是學計算機的,你是如何開始寫網文的?尤其以寫言情為主。

  葉非夜:我們班有一個男生是起點男頻的,他每天上課在那兒寫小說,我就會去問他,他告訴我他在寫小說,我說我也要去寫,我就去寫了,結果到最后我一直在寫,他不寫了。

  澎湃新聞:什么時候覺得自己可能紅了?

  葉非夜:我其實一直沒覺得我有特別火,我直到前兩天,才發現好多人居然把我2011年、2012年QQ空間的“說說”都扒出來在聊,我當時心想我有那么火嗎?為什么那么多年前的“說說”你們都會扒出來,因為那會兒年齡小有點中二腦殘,我自己都看不下去那個時候發的東西。

  澎湃新聞:現在你已經是一位成名的網文作家,到現在這個階段,你的寫作和生活節奏是怎么安排的?

  葉非夜:最近基本上每天都睡到中午醒。其實定的鬧鈴今天11點20要醒的,但是早上的時候被人打了個電話搞得我兩個小時沒睡著,然后我10點回去躺下睡了一覺,睡到了12點。我現在晚上睡得特別晚,我以前嘗試過下午或者上午去寫稿子,但是我總覺得寫稿子的狀態特別不對勁,然后寫出來的東西自己不滿意。

  澎湃新聞:會通宵寫嗎?

  葉非夜:也不是要通宵,就會想著晚上去寫,可能現在晚上8點寫,有的時候寫到12點也能寫完,不卡的話,卡的話會寫到2點來鐘,但是你寫完稿子你大腦運轉完之后你會特別亢奮,其實你可能12點已經躺到床上,但是等你睡著的時候已經三四點了。

  撕掉標簽,向接地氣的方向走

  澎湃新聞:在你寫作中,網文編輯扮演了什么角色?

  葉非夜:我要是沒事我從來不會去打擾編輯的,我有事都是這樣的:比方說直接說我要發書,書名叫《時光和你都很美》,簡介我寫完了,人物名字、性格,以及開頭幾千字我全都寫完了,然后我一個文件發到編輯郵箱。我直接跟他說,我已經把開頭所有的東西都想好了,我發到你的郵箱里了,請你有時間看一下,看完之后你有什么東西跟我聊的我就回聊。我從來不會跟他廢話,等到他處理完他自己的事情的時候,他就會來處理你的事情。

  其實編輯不太會干涉作者的意見,但是如果你卡文的話,或者如果你的框架寫得特別不好的話,編輯的意見你是可以聽取的。因為閱文他們這個團隊好多年了,他們最牛的地方是,他們的確手把手教一些作者寫書,他們真的全程關注你。現在他們基本沒那么多時間了,但對于一些新的作者,他覺得你很勤奮、有可塑性、會有成神的潛質的話,會下很大精力培養你。據我所知,有一些作者的新書的開頭都是編輯指導修改的,作品的銷售還在我們平臺前十,但是你找編輯的時候真的不用說太多廢話。

  澎湃新聞:你平時都會看電視劇、刷一些視頻來收集素材嗎?

  葉非夜:刷微博,看視頻,我最近在追漫畫,但是很少看電視劇。因為寫故事寫太久了,看前一眼的劇情,你就會知道后一眼演什么。當時他們都說《前任3》很好看的時候,我坐到電影院看到開頭女主跟朋友說:我跟他之前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們倆分手了他就扮成齊天大圣喊一千句我愛你,我會狂吃芒果。我當時就說,你信不信大結局絕對是兩個人一個在喊我愛你,一個是吃芒果。因為我們自己在寫作的時候埋了太多這種類似的東西,所以你在看一些東西的時候,你就會很輕易能知道這個是伏筆。

  澎湃新聞:拋開網文大的標簽,你怎么去定義自己的作品?

  葉非夜:早些年我會更偏向于當時比較流行的網文風格,但現在我可能就會更偏向于寫一些大家更接受的東西,或者大家不怎么敢嘗試的東西,比如說青春類的、校園類的,或者加一些別的元素。2015年底、2016年初的時候,我也會寫一些現代玄幻、現代異能的東西,現在這本新書它就會加一點電競的題材,給大家寫一點新的東西,讓大家有眼前一亮的感覺吧。

  網文已經過了之前那種天馬行空當道的時代,在逐漸向接地氣的方向走。

  抓著漏網之魚評價網文整體是不準確的

  澎湃新聞:你覺得網文好不好,最主要的標準是什么?

  葉非夜:網文的文筆都比較通俗易懂,你如果單純拼文風、文筆這種東西不太好拼,我覺得還是人設和故事性這兩點比較重要。我發現很多人寫小說,寫著寫著就散掉了,我可能因為本身是學理科的,從小數學特別好,我在寫故事的時候會有一條主線定在那兒,我是絕對不會讓自己跑偏的作者,我只會在這條主線上延伸支線。

  澎湃新聞:你所聽到的對于網絡文學的評論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葉非夜:批判網絡文學不健康、低俗,其實我倒覺得沒有。就像閱文這邊,有內容審查體制,還有人工機制。有極個別內容涉及了一些不好的,但我覺得是不能代表整個網絡環境。

  澎湃新聞:你也談到你的讀者群體年齡偏小,你在寫作時會在內容上進行調整以適應閱讀群體嗎?

  葉非夜:會的,我年齡小的時候不會想這么多,那會兒我自己本身才19歲、20歲,還會被外界很多東西去影響,肯定不會想自己有能力影響到別人,這幾年我會比較注意。比方說寫成熟男女故事的時候,你不可能不寫到他們倆之間會有一些曖昧或者這種情節,我盡量不寫,就是點到為止。

  寫校園的話我盡量將人設設置為男女主沒有正在交往的男女朋友,就比較單純和簡單,會讓自己回到一個上學時候的狀態,很多不好的東西還是要注意一下,不會寫那種霸道總裁文里黑幫老大什么的。

  澎湃新聞:在你看來,網絡文學與純文學之間是否有一條涇渭分明的界限?

  葉非夜:其實也沒有,我也看過很多傳統文學作品,當然我去看的話更多想去看故事,網絡文學也講故事,大家都在講故事,只是講故事的方式不太一樣。網絡文學更偏向于用大眾容易接受的形式,所以我個人覺得像《紅樓夢》和現在的一些宅斗類小說,在某些方面是共通的。

  至于對網文的評價,我覺得網絡文學和紙質傳統文學最大的區別就是一個是以出版的書面向大眾,另一個是在網絡上以數字形式傳播。有很多人會抓著網絡文學里相對于海量的東西中的一些漏網之魚進行評價,這是不準確的。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來自網絡,與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十肖中特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