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鼠標左鍵雙擊即可自動滾動,鍵盤左鍵 ← 上一章、鍵盤右鍵 → 下一章。
網絡小說討論葉非夜新書神級相像微微一笑很傾城

1

簡昱清臉色很臭,第十二次指著花店那只卷筒畫妖怪問旁邊的天君:“您確定是他嗎?”

天君看看手中的差令,再看看下世的妖怪,面無表情地打破了簡昱清最后掙扎的心。

“就是他。”

簡昱清夭壽了,向天發出靈魂的質疑。

“誰他媽會欠這種滾筒妖怪的情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

事情是這樣的。

接到天令的頭一天,簡昱清坐在自己半山腰的別墅里,翹著二郎腿等飛升的時候,隔壁松鼠妖怪抱著松子躥到他家花園里高喊:“老狐!老狐!不得了了!”

簡昱清修煉一千年,什么稀奇古怪的名字別人沒叫過呢,于是忍了,心情頗好地那未成人形的小妖怪問:“什么不得了的事,能比我明天飛升更不得了嗎?”

“有的,”小妖怪說,“你明天飛升不了了。”

簡昱清一把狐火燒禿了小妖怪的尾巴,瞇著眼翻書,緩緩道:

“乖,不要亂說。”

第二日清晨,簡昱清就接到了天令。

司命薄上白紙黑字的一排字:修行已果,然則尚有一債。

司命大手一揮落下一款:還債。

簡昱清破口大罵,“我還你……”

天君在旁咳嗽一聲,簡昱清回過神來。

“我還你他媽的還不行嗎?”

 

3

簡昱清想了一整晚,想不通,自己煙酒不沾,清心寡欲,百年的天劫都過得比其他狐妖快,怎么就欠下一樁情債來。

想不通,完全想不通。

他把焦了尾小松鼠叫出來,小松鼠抱尾痛哭,哭得冒鼻涕泡泡,簡昱清不耐煩地揮揮手,它尾巴的毛就長出來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還債的事?”

“我偷偷聽到的,還說你兩個月內還不了債,這輩子都別想成仙了,仙界名額本來就少,你不抓緊……”

簡昱清打斷它,問: “你聽誰說的?”

小妖怪停頓了兩秒,很遺憾地搖頭:“你真傻,真的,” 然后繼續說,“我不告訴你。”

“行的,”簡昱清右手撐死一把狐火,閃著藍幽幽的光,從光里對小妖怪笑,“冬天快到了吧?”

“司命,老狐,我哥是司命。”

“你一個小妖怪怎么攀上司命這尊佛的?”

小妖怪把手一叉,很是得意:“小妖怪怎么了?我哥說我招人疼,誰不疼我誰傻逼。”

簡昱清心想我看你就挺傻逼的。

 

4

行吧,還就還吧。

簡昱清站在鏡子面前剪斷了自己一頭長銀發,又用幻術把它變黑,整理了一個乖乖的發型出來。

情債怎么了,活了一千年的男狐貍精,還怕一個區區的情債嗎?

 

5

簡昱清確實是很久很久沒有去過凡間了,他都快忘了要怎么混在人類中不被發現了。

他自己的家都是變出來的,其實千年以前就是個狐貍洞,他照著人事的發展不停地變,凡世有錢人住什么他就住什么。

只不過他家里是沒有任何通電設備的,他煩任何一驚一乍的聲音。

他找到那只卷筒畫妖怪待的地方,心里更煩躁了。

悶騷妖怪,還開花店。

他想起來幾百年前他的狐貍阿姐教他的勾人法子,我們先表面上迎合他,要乖,凡人一般對很乖的孩子是沒有抵抗力的,等到時機差不多,我們再一舉拿下。

簡昱清仔細想了下,覺得很有道理,于是他朝里面乖乖地叫:“老板老板,我要買花。”

被叫的老板從電腦后抬起頭來,愣了一下。

簡昱清也愣了一下。

這妖怪雖然生的非常好,比許多同族修成的相貌還要好上很多,但是簡昱清看他的眼睛始終帶著冰碴子的味道,整個人有很嚴重的疏離感。

這么恐怖的老板,真的有人會來買花嗎?

司云從吧臺后站起來,繞過腳底的花,朝簡昱清走過來,邊走邊淡淡地問他要什么花。

簡昱清才發現這個妖怪很高,幾乎高出自己快一個頭了。

簡昱清也不認識什么花,就到處亂指一通,說全都要了。

司云打量了下他的小身板,沒說話,彎腰給他把花折出來。

簡昱清看到他彎腰時薄毛衣上縮露出的腰。

快跟自己一樣白了。

他把花簇在一起,束成好幾把,再找出幾張包裝紙細心裁剪包裝,全程沒說話,簡昱清卻被他繞來繞去的手吸引過去。

原來男妖怪的手也能這么好看。

“包好了。”

司云把幾把花遞給他,簡昱清連忙接過來甜甜地笑,問:“多少錢呀老板。”

“不知道,隨便給吧。”

“?”

“嗯。”

“嗯?”

“我說,”司云很認真耐煩地給他解釋,“隨便給就行了。”

“您賣花都這樣嗎?”

“我的店,已經很久沒來過人了。”

“?”

“店周圍設有結界的,”他用毛巾仔仔細細地擦干凈手,云淡風輕地問,“你看不到嗎,狐妖。”

 

6

簡昱清很生氣,氣得冒出耳朵豎起來,“我他媽不知道!”

“噢。”

“你神經病啊!開個花店設結界!誰買啊!”

“誰想買都行啊,”司云又很認真的給他講,“主要是給自己看的。”

簡昱清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司云不為所動,“你要找我嗎,狐妖。”

“對!”簡昱清破罐子破摔走進去坐在唯一的凳子上,煩躁地吼:“你表舅掛念你,讓我來看看你!”

“我沒有表舅。”

“啊!”簡昱清的腿突然被什么東西撓了一下,低頭一看是只貓,翹起尾巴齜牙咧嘴地向著他,他用眼神要求司云解釋,司云會意,告訴他:“這是它的凳子,你坐了,他不高興。”

那一刻,簡昱清想,干脆就不做神仙了吧。

 

7

簡昱清把褲管折起來,看到小腿部被撓出兩天淺淺的紅痕。

心一橫,哭起來,“不得了,腿瘸了,回不了家了。”

司云垂眼看了一下,說:“別慌,問題不大。”

說完朝他腿上吹了口氣,紅痕消失得無影無蹤。

甚至皮膚比剛剛還要細滑。

簡昱清???

“你知道的,”司云把貓抱起來,走到吧臺后,這回簡昱清看清楚了,他根本就沒有坐,整個下半身折成坐在凳子上的樣子,但實際是飄起來的,“有時候被摩損啊,刮花什么的,就很麻煩,一般都要自己動手修修。”

我他媽讓你修了嗎???我又不是畫!!!!

 

8

簡昱清匆忙回到自己家,翻出他阿姐留給他的那本《撩人心魂八百式》,徹夜學習了一把。

第二天精神抖擻的去找那只卷畫妖怪。

“老板!”

司云從里邊房間探出來,接著,露出下半身畫卷的身子。

簡昱清笑容凝固,“你……過來,我……有……話……”

司云:“你吃面嗎?我煮了面,不過不知道符不符合你胃口。”

“吃。”

簡昱清蹲在椅子上,哧溜哧溜吃面,司云忽然用手點了點他的頭頂,簡昱清抬頭問怎么了,司云把手里的指遞給他,嚴肅地說:“可不可以幫我擦擦背后的軸,你把油弄我身上了。”

“你自己不會擦嗎??卷起來不就擦了嗎??”

司云恍然大悟,然后低頭將下半身的畫軸卷起來,里里外外都擦干凈了。

“你吃完了可不可以把碗洗一下,我最近濕氣有點重,不太好碰水。”

“哦對了,”司云飄到門口,對他說,“我叫司云。”

?????

簡昱清忍無可忍,點了把狐火,當著他的面把《撩人心魂八百式》燒了。

 

9

簡昱清找了個天黑借口,要睡在司云家里,說是家,其實就是花店后面的兩間小房子。

司云不明白他為什么要睡在這里,簡昱清把被子變出來的時候,司云看了看手上的表,提醒他:“其實這個點可以出門左拐住酒店的。”

簡昱清:“我求求你,你讓我住一晚行不行,我從小就有個夢想睡在花海里,我做夢都想睡在花海里。”

司云沒有說什么,轉過身去進房間,進去之后沒多久又走出來,抱著貓不解地問:“你們狐貍洞外面不種花的嗎?”

簡昱清爆炸:“大家都是妖怪!睡一晚怎么了?我又不睡你!”

司云:……

簡昱清忽然耳朵一抖,坐起來問他:“我可以睡你嗎??”

司云把門關了。

 

10

簡昱清睡得不好,他總覺得有人在碰他的尾巴,清早八晨被擾得睡不著覺。

等……等等……尾巴

這個觸覺!

難道是????

他就知道,司云這只妖,不簡單。

怎么會有面對他的美色還坐懷不亂的妖怪呢?沒有的,也不應當有。

簡昱清得意地翻了個身,裝作剛睡醒,一邊揉了揉眼,一邊用甜的發膩的聲音說:“干嘛呀……”

睜眼,空無一人。

他把尾巴甩到前面,上面結結實實掛了只貓。

“司云!!!!”

司云卷著畫飄過來問,“怎么了?”

“把你的貓拿走!”

“海參,”司云叫了小貓一聲,“自己去玩。”

小貓就像聽懂了人話一樣送了爪子,跑開了。

簡昱清: “你干嘛?你變回去行不行?嚇我一大跳。”

司云:“啊,今天太陽蠻不錯的。”

 

11

簡昱清想,干脆施個媚術把人一捆,睡了完事。

可是醒來他賴賬怎么辦?

簡昱清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他假裝跟司云說要回家了,司云沒做挽留,隨他去了。

當夜,簡昱清趁司云不注意,遛進他房間,先剝光了自己,凝神屏氣,等司云進來。

等了很久,司云終于進來了,并且一進來就把全部的燈打開了,他就站在門口,也不進來,“噫,你不是說你回去了嗎?”

“靠!”簡昱清掀開被子,“你怎么知道是我?”

“大家都是妖怪,就別問這種問題了好不好。”

簡昱清趕緊掐了個訣把衣服變上,抓起被子往身上堆,邊坐起來,干巴巴地笑,“是走了,想來睡一睡……你的床,就回來了。”

“那你為什么要脫光衣服?”

“求求你別問了。”

 

12

司云解下睡袍,露出里面的薄單衣,領口低得暴露鎖骨,漂亮地簡昱清移不開眼。

他躺上床,往中間移,“誒,你能不能靠過來一點點。”

簡昱清驚恐:“干……干什么……”

“你怕什么,大家都是妖怪,”司云見他不動,自己就移過去了,“唉,冬天太冷了。”

“還沒到冬天吧?”

“是嗎?”

……

“謝謝你啊小狐貍,”司云閉著眼睛,笑了笑,“好像有一百年沒有和人說過話了。”

“……我叫簡昱清。”

“嗯,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來,但是你能和我說話,也蠻高興的。”

干什么,突然這么煽情?

這老妖怪打什么主意?

簡昱清看見他清俊秀美的臉,再想了想自己齷齪的心思,突然愧疚地低下了頭,“也……也沒有什么事啦,就聽說有人,有妖怪開了家不錯的花店,想來看看嘛……”

“那你怎么不知道我店周圍設了結界呢?”

“你還是別說話吧。”

“那應該是不行的,”司云翻過來,面無表情地戳了下他的臉,“可以把你的尾巴變出來玩玩嗎?”

“你神經啊啊???”

 

13

這債沒法還了。

簡昱清第二天就找到了送旨的天君,哭天喊地要求見見司命,查一下到底他做了什么孽要欠個木頭情債!

天君焦頭爛額給他查送來的司命薄,八月二十,八月二十,簡昱清,欠……

欠……

壞了!

嗯?

簡昱清從地上起來,拍拍身上的云,興奮地問,什么壞了,是不是搞錯人了?不是欠他吧?我就說嘛,本君風流一場,怎么會攤上這等不解風情之人呢?

天君擦擦額角的汗解釋道:“狐君……狐君您……千年……無情劫,欠債的人……弄錯了。”

簡昱清:“我殺了你,下輩子再成仙吧。”

 

14

小天君欲哭無淚,“我是今年剛上任的,狐君,求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放我一馬,千萬別告訴司命!”

“那老子成仙的事怎么辦呢??”

“天帝后日正殿上點官!您趕快去司命處登上名字就行了!我這就帶你去!”

“慢著!”

“什么?”

“且問一問,那軸古畫妖怪什么來歷?”

“他啊,”小天君略想了一想,“我聽別的天君說了,他是天帝飛升前畫的畫,修了佛緣,卻不肯成仙,自愿為妖的呢。”

神經病啊,這老妖怪……

一百年沒和人交流有什么了不起啊,他不是一樣幾百年沒去過人間嗎?

“你等一等,”簡昱清咬牙,“我還有樁事未解決,明日來找你。”

“狐君!什么大事,比得上飛升嗎!”

“你急什么!”簡昱清煩亂的要死,“我說明天就明天!”

 

15

簡昱清來到花店門口,看到司云也站在門口,像是知道他要回來一樣,看到他,就笑了。

簡昱清不知道為什么,一下子就非常難過,他跟司云說:“你要是以后不好玩,可以來找我。”

司云抱著貓,低低嗯了一聲。

簡昱清更難過了。

“我家就在百華山半山腰,你叫我名字吧,簡昱清,我肯定出來。”

司云說好。

簡昱清站了會兒,要離開,司云叫住了他。

他轉過去,聽司云問,:“你不喜歡海參嗎?”

簡昱清看著他懷里的貓,額角跳了跳,忍了:“還行,一般。”

“貓和狐貍挺像的。”

忍不了了。

“我比它可愛多了!”

“我以前,還住在山里的時候,也救過一只狐貍幾次。”

簡昱清嗯嗯嗯答應他,心里卻想的管老子屁事。

“我還留了他幾張照片,和你挺像的,說不定你們認識,你要看嗎?”

簡昱清說要看要看,就跟著他走進去,走到一半,如夢初醒,“不不不,還是不了吧,沒什么好看的。”

司云笑了,從身后用手肘輕輕扼住他的脖子,往他脖子后輕輕吹了口氣。

“狐妖,欠了我的債,這么容易還的嗎?”

 

16

簡昱清還沒來得及尖叫,便被抱上了床,司云俯在他上方,分開他的雙腿擠進去,對著他的嘴埋下頭來重重地吻上去。

簡昱清何曾經歷過這些,向來是自詡風流,其實怕的要死,被司云撬開嘴后被迫承受他的吻,司云的動作一點也不像平時木楞的樣子,而是近乎瘋狂地勾住了簡昱清的舌頭,汲取他的甜美。

簡昱清被吻得暈頭轉向,下半身扭動起來,他聽見了司云的淺笑,而后感到腿間一涼,他直接給他褲子變沒了!

“等!等等!!!”

“等不了。”

司云離開他的唇,用食指在他嘴里攪動,簡昱清迷亂地咬了一口,不重,但是小尖牙刺上去,還是會有一點痛,“海參可不會咬我。”

“那你找它做啊!啊!”

他把食指放進去了!

他在那緊致的**中攪弄,聽簡昱清發出一聲聲難以克制的呻吟。

最后換上司云時,還是有點勉強,簡昱清疼哭了。

司云沒有說話,而是不停地吻他,緩緩地抽動,簡昱清緩過那陣之后,竟漸入佳境,沉迷起來。

他抽泣著,兩只白生生的腿被撞得一晃一晃,不知道怎么回事,司云開始用力,每一下都撞進最深處,爾后,啃咬他的脖子,說:

“七百年前你渡劫受傷,我抱你的時候,你不記得了,”

“六百年前你渡劫受傷,我給你療傷的,你也不記得了,”

“你每次都會忘記我,”

他說著這些話,每說一句便是重重一搗,簡昱清身心大動,卻被死死扼住,不能動彈,沉溺欲海,無法自拔。

他應該是完了。

不想成仙了。

 

17

簡昱清折了修為,做不成神仙,半夜魂游出去找天君,去查七百年前司云口中所說的“舊事”。

果真查到自己好幾次渡劫都被同一只妖怪救,司命薄上明明白白打了紅勾,欠了債,怎么又說弄錯了?

他正想問,卻瞥見小天君已經做好了逃跑的準備,見他已經發現,臉色一白,立馬求饒:“狐君饒命!!是司命!司命要我這么說的!”

“他說什么了???”

“他說……說……說您下次便知萬萬不能得罪他粉雕玉琢的寶貝弟弟了?”

“老子回家就給他烤了!”

“我再問你!”

“那老妖怪什么時候成妖的?”

“七……七百年前……”

“真是!”簡昱清氣死了,這個神經病啊。

 

18

“這神仙我不做了。”簡昱清頭也不回地走了。

小天君在后面哭,以為自己闖了大禍,“狐君!狐君您這是干嘛呢!?”

“回去賣花。”

 

 

 

最后修改時間:2018-03-20 12:01:50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來自網絡,與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十肖中特技巧